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穿越1862 第二百四十九章 铁厂开炉啦……

2020-02-20 来源:贵阳娱乐网

穿越1862 第二百四十九章 铁厂开炉啦……

刘暹在钦南钢铁厂见到了张守训和张树平,时间已经十一月了。顶点,ww∧w..co铁厂炼铁的一号高炉已经建成,最近几日就要进行开炉了,二号高炉还在建设当中。

“哈哈,旁门外道,旁门外道。与之茶馆说书,何异?”

听到二张说起汉元公校的‘盛况’,刘暹真没那个脸认下来。而且,真正的,这句话是他的心底话。汉元公校现在的名声,真就建立在‘地理、历史’两科茶馆说书上。或许在不少人眼中,这就是一个玩笑!

至于两张对童子军的夸奖,刘暹受之不恭。他自己对童子军的未来也是充满了期望。当自己起兵反清的时候,这些人才是自己最可靠的支撑。

时间走到现在,钦州、廉州的官员,广州、桂林的大佬们,已经全然明白刘暹要在钦州干什么了。这些人不觉得刘暹有魄力,敢干事,而是觉得刘暹依旧脑缺。

在缺少铁矿石,在缺少煤炭资源的岭南建造炼铁厂,真的是异想天开。这些人现在可不以为钢铁是一个国家强盛与否的基石,是一个国家力量的体现。他们对钢铁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毫无认知。甚至连枪炮钢和铁有什么区别都不晓得,因为他们不懂得什么叫压强。从这点看,张之洞甭管多屠钱,甭管多无知、专断,‘中国岁销洋铁值五百余万金,粤销即不少。漏卮宜杜。购机开采,设厂煎炼,皆所必需。炼铁尤要。’认知也有些片面,但爱国热忱。溢于言表。比之眼下两广的诸位大佬们,也是强的多的。

越南。北圻。

清晨,太阳金色的光辉刚刚瀑撒海面。一支三艘轮船组成的编队出现在了鸿基港的外海,并且由两艘铁甲舰护航。编队运载着两个整编的秦军步兵大队,和一个装备着二十门七五后膛炮+18门前装线膛炮的满编大队,共计一千五百五十名官兵。无论是规模,还是实力,这都是鸿基煤矿自开发以来,秦军向鸿基城征调兵力最强最多的一次。

先前时候的一次次调换兵力,全都限于两个大队的规模。而这一回。一拨三个满编大队,并且原先驻守鸿基城的俩大队兵力,也根本没往钦州港运回。

这绝对是针对法国人的动作。

巴黎公社早被镇压下去,新成立的法兰西第三共和国,为了恢复自我的实力,也是为了增强国民的自信心,立刻的就在全球范围内开启了殖民战争。

他们在印度洋,在亚洲,在美洲。在非洲……法国人似乎要用这个,来证明自己依旧是一个大国。

在十月份,一艘铁甲舰和三艘铁肋船和六艘蒸汽运输船组成的舰队,满载着两千名法军士兵在南圻登陆。兵锋矛头指向了越南的心腹之地中圻。

黄继炎已经带领五千新军赶去了中圻。这是越南抵抗法军的中心力量。而武仲平带领剩余的千把新军驻守河内。刘暹不担心法国对越南大打出手,因为他的记忆里清楚地知道――中法战争是在十二年后开打的。

刘暹根本不知道在中法开打之前,法国已经向越南发动两次进攻了。轻而易举的夺取了越南南圻和北圻。越南官军给法军造成的阻碍和损失。还不如黑旗军与越南义军给法国带来的威胁和伤害呢。但为了震慑法国,刘暹还是大举调兵进驻到了鸿基城。同时谢继贵带兵也从镇南关返回到了谅山。

大概都见过秦军的调动。当三个大队的秦军官兵列队从鸿基港登陆,整个鸿基港次序依旧。根本没出现夹道欢迎啊等等之类的。

上到军官,下到小兵,秦军上下都换了更薄的布料军装。十月份的越南根本没一点寒冷的意思,官兵们头顶带着凉帽,依然是每人都汗流浃背的狼狈不堪,但队伍行进中却无人挥手去擦拭汗水。一千五百多人的行军队伍,除了整齐的脚步声和马拉炮车的轱辘声、马蹄声,再无别的声音。队伍在鸿基港港区拉出了一道弯曲的队列,如长蛇一样朝西面内陆的鸿基城赶去。

对于这座崭新却繁华的城市,不是没人感兴趣。但他们知道自己的,可不是来游玩耍闹的。

而同样是在今日,河内城外的一个营地门口,显得十分热闹。这里挤满了数千号从北圻各地赶来的青壮汉子。五千新军被南调,新一批的新军招募自然就接着开始了。

河内周边打着补丁带着草帽的农民们,一个个好奇地伸长脖子,望着队伍尽头的那一溜的选兵凉棚,彼此交头接耳。中间些许人自己也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当了新军,每个月的响钱比他们每日的勤劳多多了。但是一想到当兵的有性命生死的大危险,不少人就又缩回去了。

在这里不论出身,只要合格,无论是何种出身,奴仆也好,贫农也罢,立刻就能穿上新军的军服。

刘暹国内不敢擅自改动军装军服,但越南的新军,那可是一身西式的戎装。诸位可参照一下北洋军。靛青色的军装,甚是精神。

但在场的人,绝大部分人的眼光,都落在选兵区十几个清军打扮的男子身上。只见这些人身板粗壮,结实有力,人更精神抖索,几乎人人手里都卷着一圈鞭子。看起来凶神恶煞,腰间还全别着短枪!

陈敬站在选兵凉棚里,打今个选兵开始,一张脸上的表情就没少过纠结。

“该死。这就是你们之前初选的结果?这家伙的个头都没四尺五,就是当靶子都不合格!”指着面前的人选,陈敬心里面都要喷出火来了。

“呵呵,这又是哪位大爷?你们选的是兵,是战士,是冲锋陷阵的勇士。不是跑三步就要歇一歇的大爷,亦或是厨师?”

……

而就在陈敬烦的口干舌燥的挑选兵员过程中,吴德凯正和几个商人打扮的越南人,坐在了一间舒适的茶铺里,悠闲的喝着茶,聊着生意。

“需要香皂、香烟、白糖?没问题,我可以提供从低档到高档的所有系列的香皂、香烟,还有白糖、冰糖、水果糖等等,要多少有多少!我记下了,不过从柳州发货的话,到河内大概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哦,时间充足?那好,没问题!”

“精染的棉布?我现在手里就有五百匹,只需要五天就能送过来!”

当年转运兵站里认真负责的军士长,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是个军士长。但他这个军士长是整个秦军里头都不超过二十人的五级军士长。地位堪比大队长。

一个小算盘放在茶桌上,吴德凯叼着香烟一边拨拉珠子,一边在小本子上拼命的记录,表情很灿烂,脸色很红润。又一笔生意做成了。

这几个越南商人只能算是小鱼,但利润合起来,也足够他在南洋船运公司里头再入上一股了。

他不过是个空皮包而已,拿着协议书,转手卖给广西的商人,甚至是军需处,白花花的银子就到手了。才不需要亲自去操作呢。

而几个越南的小商人也是乐呵呵的。秦军的船到越南,拉的最多的就是大米,送过来的货又都是针对些大商家的,毕竟秦军产的东西只在国内销售,就可以了。真心不必要经营越南市场,只要维护者几个大头,维系米源,就万事大吉。

记完最后一笔,吴德凯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越南真是自己的风水宝地,自从去年来这儿给越南人操练新兵后,活儿不重,钱则没少赚。自己手里南洋船运公司的股票,已经有五股了吧?

一百两一股的股票,现在成交价至少是一百二十两一股,甩手那就是六百两银子。但吴德凯还不满足,他的老伙计廖文辉,现在手里已经有十股了,更与人合伙投资了一处甘蔗园,收益不菲。

……

前后持续了六天,越南新军河内新营的募选兵员工作终于结束。一共一千七百人被招进了营中。

一千七百人被分做了四个营,就跟四根肉骨头一样,被武仲平手下的将领们争来夺去。秦军派来的教官们是不管这些的。只是心里有些鄙视越南的武官。

如果真心要带队伍,他们定下职位后就该主动入军营,跟新兵们打成一片。陈敬曾经把这个提议递交给了武仲平,但根本没激起一点动静,完全打水漂。

……

时间进入到十一月,一号高炉开火一切准备妥当。

这一日刘暹同张树平一清早就来到了钢铁厂,亲眼看着铁矿石、焦炭、石灰石等被呼隆隆的装进高炉里。然后,生火――

开炉的第一锅时间要长一些,刘暹钢铁厂一呆就是两天,亲眼看着一号高炉第一炉铁水出炉。内心感慨自己一路走到现在的不易,眼睛都有些要湿润了。这是中国第一炉新法炼铁,对中国的意义之大,在场的上百人怕也就刘暹一人知。

但他相信,日后的历史上,肯定会为今天的炙热,记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样是钦州的刘府。张妙彤这些日子直接跟到了这里陪着刘暹。

“恭喜夫人,您这是有喜了……”

就在刘暹在钢铁厂畅快大笑的时候,早上用饭忽感没胃口的张妙彤招来了大夫给自己号了号脉。她觉得自己最近总是犯困,没精打采的,今早上又猛的一下没了胃口,什么都不想吃……未完待续。。

宁波男科医院咋样
血管堵塞有斑块通心络能治疗吗
生物谷灯盏生脉胶囊怎么卖
友情链接
贵阳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