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太监武帝第117章厉芊芊小贱人我要你命根搭配

2020-05-21 来源:贵阳娱乐网

太监武帝 第117章:厉芊芊小贱人,我要你命根(4更)

厉氏的家将道:“血观音也在边上?”

“血观音?”厉芊芊道:“也不见,除非这个贱人答应做我哥哥的小妾。”

“一同来的,还有安隆土司褚红棉。”家将道。

顿时,厉芊芊脸色微微一变,坐直了娇躯。

虽然是敌人,但这位褚红棉威望实在太高了,只比他父亲低半级,她不得不见的。

“让他们进来吧,我一会儿就去正堂见他们。”厉芊芊下令道。

……

这厉氏在廉州府的别院,是一个超过百亩的庄园,真的是美轮美奂,建筑艺术的结晶,比起吴正道的庄园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

足足等了一刻钟,厉芊芊这位土司公主终于出现了,勉强朝褚红棉行了一礼道:“见过褚大人。”

然后,她瞥向血观音一眼道:“有什么事快说,我没空招待你。”

血观音道:“那匹千里马是属于杜变的,我们想要回来。”

厉芊芊绝美的脸蛋一寒道:“做梦,那是我花钱买的马,凭什么还给你?难道你上街买的东西吃到肚子里面,别人来要回去,你吐给他们吗?”

这个女孩真是蛮不讲理之极。

血观音道:“那是你抢的,不是买的!一万多两银子的千里马,你花了一千两强行买走,这不是抢是什么?”

“那又如何?”厉芊芊道:“总之到了我厉氏手中的东西,就休想再拿回去。”

血观音道:“可是你已经有了一匹更好的汗血宝马云泥,为何还要夺走杜变的那一匹?”

厉芊芊道:“我这个人,看到了好东西都想要占有,那又如何?我就不能牵着一匹,骑着一匹吗?”

这句话,真是嚣张跋扈之极了。

大宁帝国何以势弱至此,让区区一土司家女儿公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褚红棉老将军气得浑身发抖,一字一句道:“厉芊芊,不属于你的东西,就交出来。”

厉芊芊脸色一变道:“褚红棉伯爵,我敬你是长辈,但你也不要倚老卖老。让我交出来,凭什么?你安隆土司府,还管不到我文山土司府来。”

褚红棉淡淡问道:“你交还是不交?”

厉芊芊寒声道:“不交又如何?难道你以为我真的怕你?”

褚红棉缓缓道:“你厉氏为了刺探我安隆土司府的军事机密,派出了多少细作?就我知道的便有三十九人之多,念在同朝为臣的份上,我故作不知。但你如此跋扈,我立刻书信一封,将这三十九名厉氏的细作全部救出来,一并斩杀。”

这话一出,厉芊芊脸色一变。

当然,她并不是非常在乎这三十九名厉氏细作的性命。但若这三十九人间接死在他的手中,只怕父亲会责怪。

不过,若想要让她心甘情愿交出这匹千里马,那是千难万难。

“你想杀就杀吧。”厉芊芊道:“但是你杀我厉氏三十九人,我们就敢杀你三百九十人。”

顿时,褚红棉脸色一变,寒声道:“冈厉家的小女孩,真让我老婆子教训不了你吗?”

说罢,褚红棉直接解下铠甲,卸下宝剑。

厉芊芊色变道:“你想做什么?”

褚红棉道:“替你的父亲厉如海侯爵教训你。”

这位老将军真是性情如火,说动手就动手,绝对不哔哔。

这厉芊芊脸色大变,厉声道:“你敢。”

褚红棉二话不说,直接一把抓住她的手,就要动手开揍。

厉氏家将们纷纷拥在门口却不敢进来,因为这褚红棉威望太高了,和厉如海都不止打过一两仗,真要冲上去被她杀了也是白死。

而就在此时,周围空气忽然猛地一寒,一股强大的杀机笼罩整个大堂。

紧接着,传来一阵平淡的女子声音,缓缓道:“褚红棉老将军,小孩子的事情我们老一辈就不要插手了。”

这声音的主人当然是剑魔李道真。

褚红棉顿时松开了手,道:“李宗师,你难道就任由你的徒弟为所欲为吗?”

剑魔李道真道:“谁都知道,我李道真帮亲不帮理!”

这话一出,褚红棉老将军大怒,猛地拔剑道:“那就用剑说话吧,你李道真是剑术宗师,我虽然练的是战场杀伐之术,但也未必不敢一战。”

顿时间,整个大厅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杜变当然不能让褚红棉老将军和李道真打起来,万一老将军伤了那真是莫大的罪过。

“厉芊芊过我吗?”杜变问道。

厉芊芊美眸一转,重新慵懒地坐了下来,甚至将胸口搁在桌面上,玉手撑着下巴,漫不经心道:“杜变?阉党的一个小太监,会一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至于剩下的,完全一塌糊涂,蝉联阉党学院几年的倒数第一。”

这个贱女人不是对杜变一无所知啊。

杜变道:“听说厉芊芊小姐骑术惊人,从小在马背上长大,从十五岁开始就参加西南土司联盟的骑术大赛,从未一败?”

厉芊芊道:“那是当然,千里马稀有,它的主人也要配得上它,你的骑术配得上那匹千里马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几乎都不会骑马天天乘坐马车,根本不配拥有那匹千里马,我正好买过来看着玩。”

这小贱人对杜变果然足够了解,甚至连他乘坐马车都知道。

杜变道:“我还听说厉芊芊小姐有一匹宝马名字叫云泥,它和你一起长大,你视作珍宝。不仅如此,那还是一匹绝品的汗血宝马,当时还是小马驹的时候,令尊就花了五万两银子从遥远的西域买来,给你做生日礼物?”

厉芊芊的这匹云泥马可谓名声远扬,整个西南都知道她有这么一匹汗血马。

这匹云泥马简直就是厉芊芊的象征,不管她到来哪里,这匹汗血马就会跟到哪里。

很多人都戏言,这匹汗血马是土司公主厉芊芊的另一半,尽管那是一匹母马。

从十五岁起,她就骑着这匹汗血马在西南土司联盟各种骑术大赛上战无不胜。

所以,这匹汗血马成就了厉芊芊的骄傲和荣耀,绝对是她的命根子。

而且这匹马之神骏,聪明,灵气甚至超过了杜变买的那匹千里马不少。

杜变道:“厉芊芊小姐骑术惊人,而我一塌糊涂。那我们就来一场骑术比赛,地点在天龙马场最艰难的断魂赛道。我若赢了,我的千里马归还我,你的汗血宝马也归了我如何?”

这话一出,厉芊芊顿时勃然大怒,厉声喝道:“找死!”

然后,她本能地拿过宝剑就要杀人。

竟然有人敢打她汗血宝马的主意,找死,找死!

几年以来,不是没有人想要她的那匹汗血马,但尸体都凉了。

这匹汗血马是她的禁脔,是她的逆鳞,是她的命根子。谁想动占为己有的念头都要死。

这个娇娃就是这么跋扈,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我可以抢你的东西,但我的东西你敢多看一眼我就杀了你。

而杜变,要的就是她的命根子。

杜变笑道:“厉芊芊小姐也知道,我的骑术一塌糊涂,你又有什么担心的呢?”

是啊,杜变骑术如此之烂,甚至都不能称之为烂,因为他根本不会骑马。连一个普通小兵都比不过,更何况她这个骑术天才?

顿时,厉芊芊将宝剑放了回去,又重新慵懒地依偎在大椅子上,又将胸口搁在桌面上,又用雪白凝脂一般的小手支撑着下巴,笑意吟吟道:“想要和我赛马啊?不是不可以啊,不过你拿得出赌注吗?”

这个小贱人变脸还真是快,一会儿拔剑要杀人,一会儿又笑意吟吟。

杜变道:“我的那匹千里马就是赌注啊?”

厉芊芊摇头道:“那匹千里马已经到了我的手中,那就算是我的东西了,不能作为赌注宁显玉期望依靠夜市引入人流的。”

这个小贱人这幅模样,真的想要让人将她掐死。

厉芊芊美眸落在血观音的脸上,道:“这样如何,她来做你的赌注如何?”

这话一出,杜变心中杀机顿起。

这个狠毒的小贱人,竟然把血观音和一匹马相提并论,哪怕那是一匹汗血宝马。

这厉芊芊上次收买血观音的好友,让她服用了鸦片,几乎上瘾毁了一生,就是想要彻底掌控血观音。

厉氏家族向玉真郡主求婚不成,便寻找任何时机要报复镇南公爵府。所以厉氏家族的少主几次要娶血观音为妾,毕竟义女也是女儿,但是每次都被镇南公爵拒绝了。

这次,厉芊芊竟然是想要将血观音也捆绑上赌注,以报镇南公羞辱之仇。

“怎么?这个赌注还算便宜你们了。”土司公主厉芊芊道:“我的汗血宝马云泥价值连城,是我荣耀的象征,是我的命根子。而血观音表面上镇南公的义女,实际上是一个无父无母的海盗而已,我的汗血宝马可比她高贵多了。”

这话一出,顿时血观音气得浑身发抖,美丽的脸蛋苍白。

因为厉芊芊说中了她内心最痛最自卑的地方。

但是血观音没有反驳,美眸紧紧盯着杜变,看着他如何回应,看在他的心目中自己是什么分量?

厉芊芊道:“我用汗血宝马和千里马做赌注,你用血观音做赌注。明日进行一场赛马,你若赢了两匹马都归你。我若赢了,血观音归我厉氏了。如何?你赌不赌呢?”

杜变美眸盯着厉芊芊的精致绝伦的脸蛋,一字一句寒声道:“做你的春秋大梦,贱人!”

……

注:第四更送上,今天四更一万四千字啊,相当于别人七更了。

月票榜真的很危急,兄弟们出手拉我一把啊。我实在不想开单章求票,破坏兄弟们的阅读节奏啊,拜托了啊!8)

湖南妇科专科医院
36小时长效治ED
邢台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河源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糖尿病胃轻瘫腹胀怎么办
白带粘稠用什么药物
友情链接
贵阳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