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悠闲龙生 1 坠崖重生

2020-02-20 来源:贵阳娱乐网

悠闲龙生 1 坠崖重生

天色晚了,如水的月光把青辉洒在了山间,给整片大山晕染上了一层银色的光华。

袁书聿走到了山顶,垂头丧气,回头看了看山脚下的村子。

山脚下的村子已经点亮了点点灯光,在周围黑色大山的簇拥下,显得那么特别。

山脚下这座小山村名叫做鱼口村,属于久安市太仓镇。袁书聿就出生,成长在这个村子里。

鱼口村靠着的这片山峦,属于太乙山,是秦岭的组成部分。

位于鱼口村外的这几个山峰并不高。这片山峦是袁书聿这样生长在鱼口村的少年人从小玩耍的地方。

袁书聿刚刚过了十八岁生日,就读于久安市第一中学。过完了这个暑假,就要成为高三的学生了。

鱼口村距离久安市市区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袁书聿在距离久安市第一中学不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小房子。

平日里上学的时候,是不回家的,只有周末,放长假,才能回家。

前几天考试完了以后,袁书聿就回到了熟悉的鱼口村。也算是放松了下来。

今天,袁书聿回去学校领这学期期末考试成绩单,发现,自己的几页日记,竟然被贴在了校园的公告栏。

于是,袁书聿暗恋同班校花陈明晴两年的事情,就被曝光了出来。

袁书聿能感觉到周围的那些同学看向他嘲讽,蔑视的目光。

再看看自己的成绩,袁书聿虽然隐隐有些愤怒,但是也是能理解那些同学的内心想法。

陈明晴不仅成绩优秀,而且家世很好,容貌就更不用说了。

两年前,一进入久安市第一中学,陈明晴就被评为了久安市第一中学的校花。

而袁书聿出身偏僻的乡村,五官虽然不错,但是为人自卑,气质还有几分畏畏缩缩,让人看不上。更主要的是,袁书聿的成绩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这次,袁书聿又考了全年级理科班倒数第二。

手里拿着让人丧气的成绩单,看着周围的同学投射过来的蔑视的眼神,还有一点也不顾及袁书聿面子,大声说出来的讽刺,嘲笑的话语,袁书聿大脑一片混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了学校,怎么乘车回到了村子。

甚至,离开学校的时候,他都没有来得及撕下贴在公告栏的几页日记。

回到家里,草草吃了一顿简单的晚饭,袁书聿和母亲刘筱云说了一声,就出门了。

到山脚下的时候,还能看到一丝晚霞,等到了半山腰,天就黑了。

当袁书聿爬到山顶的时候,天已经有些晚了。

幸好有月光,而且袁书聿自小就生活在这里,这个山头,他爬了没有一千次,也有几百次,所以,袁书聿绝对不会迷路。

整个山林散发出一股草木特有的清香。这样熟悉的气味,这样清新的气味,莫名让袁书聿感觉到了心安。

耳朵能够听着周围虫子的鸣叫,时不时还传来夜间捕食的鸟类的鸣叫声音,让人觉得清静而又心旷神怡。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袁书聿才能完全放松下来。忘记自己的农村娃身份,忘记学校里受到的不公正对待,忘记每次去上学的时候,那种忐忑,惶恐,不安的心情。

而这样的情绪,即使是面对自己的父母,兄妹,也没有办法说出口。

倔强的袁书聿从来没有给家人说过自己在久安市第一中学的遭遇,所以,家人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袁书聿会产生这样的变化。

袁书聿就是靠自己的韧劲,意志力在坚持着。每一天,袁书聿都盼望着时间赶快过去,快快到达高中毕业的那一天。

他已经打算好了,高中毕业以后,就回到鱼口村,务农,接下父母的班。

看着远处的高山,看着山崖下的山谷,袁书聿长长吐了口气,“多半,以后自己会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务农也挺好的,至少不用面对那么复杂的事情,也可以过上平静的生活了。”

就在这个时候,袁书聿瞪大了眼睛。他发现,在山崖下的山谷,竟然出现了一团亮光。

这团亮光白茫茫的,还在咕噜噜的运动着。亮光并不大,袁书聿判断,大概只有小孩儿拳头大小。

袁书聿不知道这团白光是什么东西,更要命的是,他不明白,为甚么这团白光还会自己运动。

难道……?

顿时,袁书聿心底升腾起了一股凉气。难道,那些村里老人口中传说的事情都是真的?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鬼怪,精怪?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幸运,碰上了这样诡异的事情。

想到这里,袁书聿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不过,最后,袁书聿内心的好奇还是战胜了他的恐惧和担忧。所以,袁书聿并没有转头跑下山去,而是更进一步,往山崖边上走去。

到了山崖边上,袁书聿踮起了脚,伸出了头,想要再仔细看看那团白光。

就在这个时候,袁书聿的脚下一滑,从山崖边上跌落了下去。袁书聿因为恐惧发出了一声叫喊。

听到耳旁的风声,感觉到自己不断下坠的身体,袁书聿内心害怕,后悔极了。

他并不是因为自己可能快要死了而感觉到害怕。他是在担心,自己这样坠崖死了以后,父母,兄妹会难过伤心,而家里的情况会雪上加霜。

这片山崖虽然不高,但是也有几百米,甚至一千多米高,从这样的高度摔下去,生还的可能性为零。

袁书聿也是鼓足了勇气,调整着自己下落的姿势,想要在山崖边上扒拉住生长在崖体上的树木或者是藤蔓,看看能不能减缓自己下降的速度。

但是,令袁书聿失望的是,这片山崖,光秃秃的,没有一点儿藤蔓,树木。

而这个时候,袁书聿已经快要到达崖底了。

袁书聿内心升腾起了一股不甘,憋屈的情绪,然后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袁书聿听到了“砰”的一声,感觉到整个身体传来一阵剧痛。他知道,他身上很多骨头都碎裂了,内脏也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热乎乎的液体从他的口鼻,身体上流了出来。

“原来,从高处摔下来,会这么痛。”袁书聿感觉剧痛充斥了自己的脑海,然后他就昏死了过去。

……

袁书聿再次有了知觉的时候,内心充满了惊诧。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竟然没有一丝疼痛,难受的感觉。

似乎,好像,他身上,没有受过伤一样。

而令他奇怪的是,他的身体被束缚在一个闭合的空间内。

这个空间的壁垒滑溜溜的,只比他的身体大了一圈,而且,没有一丝亮光。

莫名的,袁书聿就想用他的脑袋去撞击这个空间壁,于是他就做了。

只听到“咔嚓”的一声,空间壁就裂开了。

刺眼的亮光从空间壁裂开的地方投射了进来。

袁书聿又撞击了几下,更大面积的空间壁碎裂开来。

袁书聿探出了脑袋,看到了更加令他惊诧的一幕。

袁书聿所撞开的空间壁看起来,像是什么动物的蛋壳。

而在这个蛋壳之下,是雪白的蒲草编织成的一个柔软的篮子。现在,他的身体,还有碎裂的蛋壳就在这个篮子上面。

在这个蒲草编织的篮子下面,是一个长,宽都有五米左右的石台。

石台的质地看起来不错,好像是温润的玉石。晶莹,雪白。

更令袁书聿惊讶的是,石台底下乌压压跪了一群人。

这些人用热切的目光看着袁书聿,好像袁书聿是他们的至亲,是他们的长辈,是他们最最崇拜的人一样。

袁书聿想要用腿站起来,但是,他发现,这个动作对于他来说难度太大了。

于是,他看向了自己的身体,顿时,袁书聿发出了一声悲鸣:自己怎么会成为这个样子?

伸出来的根本不可能是人类的手,上面带着金黄色的鳞片,看起来好像是什么动物的手爪一样。

而他的身体,又细,又长……

这里没有镜子,所以,他看不到自己的脑袋,但是他估计,自己的脑袋的样子也一定是十分奇特的。

听到了袁书聿的悲鸣,下面的那些人面上都带上了一丝惶恐,齐齐叩头,“拜见主人……”

袁书聿的注意力再次被这些人吸引了。

这些人分为两拨。

左边的一拨人,身上都穿着长袍,束着发,看起来好像古代的人,但是看不出来是哪个朝代的。

右边的一拨人,全部都是纤细,美丽的少女。

这些少女,用树叶裹住了胸部,用大片的树叶遮住了下体,露出了雪白的大腿,光溜溜的手臂,披散着柔美的头发,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袁书聿。

袁书聿开口说话了,“你们都是什么人?”

说完这句话,袁书聿稍稍放松了一下,至少他说出来的不是什么兽语,而是人类的语言,正宗的华夏国普通话。

左边那拨人中,跪在最前面的那个男子说话了,“主人,我们都是您的奴仆,守候了您很多年了。”

接着,男子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红晕,表情也有些兴奋,“终于,我们是等到主人出世的这一天了。我们这些年的守护,等待,都没有白费。本来,近些年来,主人您的气息越来越弱,我们还以为等不到您出世了呢。毕竟,就算是神龙的蛋,也会有孵化不了的时候……”

原研进口助阳兴痿
月经量多怎么调理
小孩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友情链接
贵阳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