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寿比天长第23章天耀台节能

2020-10-19 来源:贵阳娱乐网

寿比天长 第23章 天耀台

四系灵石的确是好东西。蕴含浓郁灵气,很是便于吸收,提纯,精炼。

但让云翼苦闷的是,没有电系灵石啊。他只得催动念力,辛苦的在天地间独力提取。

此时,两种修行方式终于显现出了差距。吸收灵石,快如闪电。从天地间吸收,慢如蜗牛。

云翼在心里不住呐喊,若是有电系灵石那该多好啊。再不济,其他的四系灵石多上几十块也行啊。

电系灵气,云翼没有吸收多少,但却是满脸喜色,识念毫不犹豫的遁入了灵府中。

用灵石修炼的速度太快了,灵府又被灵气装满了。

吸取灵石的进程暂时停了下来。念力迅速回撤,堵住了灵府的出口。紧接着,念力强横的向里冲击,压迫着灵气不断后退,压缩。

越来越多的灵气完成蜕变,成为了层层迷雾。

吸取灵石再度继续……灵府再次装满……继续排挤,压缩……继续蜕变……

咔咔咔!四块灵石相继的变成了碎粉。

云翼查看了一下灵府的进展。得到的结果,让他不禁摇头。他以为有了灵石,自己的进步会很大呢。谁知道,所有的灵气完成提纯,精炼后,只增加了一个半周天的数量。

“这灵石也不怎么样啊。”云翼很不满意的感慨着,突然,他想起来了。灵石也是分品阶的。这些灵石不会是最次的吧?

云翼摊开左手,看了看无名指,第三节果然变成了淡黄色,可惜太不显眼了。

云翼出门时,见到了排练归来的莫贤。不等师兄发问,云翼晃了晃手指。

“咦,灵师高阶,不错啊。”莫贤惊喜的说道。

“若再有灵石,我能冲击到高阶巅峰。”云翼心有不甘的说道。

“啊?”莫贤一愣,赶忙摇头:“师弟,这种想法可不能有。灵修之所以区别于武修,就是这。”

莫贤指了指头。

“识念?”云翼问道。

莫贤点头:“灵修要从天地间吸收相应的灵气,就是不断锤炼识念。武修则不需要。他们是一把抓。你可不能形成依赖心理啊。”

云翼瞬间想明白了此间道理,有些后怕的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恭敬的向莫贤施了一礼:“多谢师兄当头棒喝。”

“客气了。”云翼的表现,莫贤很是欣慰。

云翼心中始终有一个疑问。据说此次的金秋大会,是朝廷和神殿联手举办的。可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呢?难道有莫大的好处?

在晚饭饭桌上,云翼问出了心中的不解。

莫贤看了他一眼,笑着问道:“师弟不怎么关心政局吗?”

云翼点头默认。他的确不怎么在意国家大事。自从老家被洪水淹了之后,他一直流浪,几乎就是无根浮萍。对整个朝廷没有归属感,更不关心它的兴衰。

现在已开始修行,虽说实力不高,但已经很少与普通人接触。国家意识,在他的认知中越来越弱。

莫贤接着说道:“大兴帝国已经建国三百多年了,看似南北和谐相处。实际上,疆域太大,朝廷的掌控并不成功。清远江以南,各个州府几乎是自主行政。”

“甚至,有些地方是大家族掌控财权和任命。朝廷想要掌控大局,自然需要用些手段,拉拢一些高手。金秋大会,踏青会,还有诸多赛事,就这样兴办起来的。”

云翼想了想,点头道:“我明白了,就是收买人心呗。”

“不仅于此。”莫贤摆摆手:“还有离间,分化的意思。人心,是最难掌控的。朝廷的举措,可谓是用心良苦。就是为了让诸多的修炼组织和宗派与南方的大世家,大家族互相猜疑。散沙总比抱团的石头,要容易控制的多。”

“真无耻!”云朵冷冷的骂道。

莫贤一脸苦笑:“政治就是这么残酷。”

次日,柳竹霜带着云朵去测试了一下灵根。让人惊喜的是,云朵居然有灵根,还是木系灵根。灵魂强度也不弱,达到了七十二。

柳竹霜一喜之下,直接把云朵收做了干妹妹,还许诺,一定认真的帮助云朵修行。

至此,草堂拥有了八名灵修。七师姐秦玉蓉为此,有些黯然神伤,修行的更加勤奋。至于云翼,没人当他是灵修,也没人当他是武修,他就是一个傻傻的怪胎。

金秋大会即将拉开序幕。举办的场地在天耀台。

始源神殿曾经在此宣传神的荣光。场地很大,可容纳十万观众。

天耀台自然不在京城内,也不紧邻各大学院,而是在京城东南方向的天耀山上。

天耀山也不是本名,原名棋盘山。这座山不算高,占地方圆八十里地。它没有山头,山的中断仿佛被什么惊天利刃斩断了。山顶就是一个平整无际的平台。

故居此地的乡民,认为这是天神下棋的地方,故而得名棋盘山。始源神殿发现此地后,进行了一定的修整和改建,用来传播教义,棋盘山就成了天耀山。

天耀山下有个集镇,叫做流水镇。此地没有大河大江,只是用来讲此地的商贸情况。每逢三、六,流水镇都会有大集,来自于四村八寨的乡民都会聚集于此。

此地的货物买卖很有意思。看货,付钱,拿货走人,无人讲价,也不会挨坑。人来如流水,畅行不息,故而得名‘流水’。

九月二十四,草堂一行人或骑马,或坐马车来到了流水镇。

整片镇子已经戒严了,处处是朝廷的官兵和神殿的侍卫。大街上没有了商贩,没有了游客,很是空旷。看热闹的乡民被官兵堵在了客栈内,不许出门。

“有点劳民伤财啊。”云翼看不到熟悉的场景,摇头惋惜道。云翼可是曾跟清虚道长下过乡,赶过集,兜售过符纸。那热闹景象,让人留恋。

“只是这两天,开赛B2C商家缴税都已经实现以后,一切恢复如常。”莫贤解释道。

有官员出现在大街上,小跑着来到众人面前,说道:“诸位,请跟我来吧,你们的住处已经安排妥当。”

“你是?”莫贤问道。

“我来自礼部,姓叶,名唤润青,诸位,请。”叶润青介绍完,当先在前面带路。众人紧随跟上。

叶润青准备的住处,是一家客栈,规格比较高。房间一人一间,内有洗浴室,还备有仆役。

“客栈后门直通天耀台,大家收拾好,可自去参观,有专人带路。大家若有其他需要,可招呼仆役代为传达。我先行告退。”叶润青交代完,急匆匆的走了。

云翼在房间内随便的看了看,也没啥感兴趣的,直接找到了莫贤。其他人不约而同的也赶了过来。

“大家这么着急啊,一块到山上看看吧。”

既然是来参赛,总要先行熟悉一下场地,大家的心思不难猜测。

众人出了后门,果真有兵士迎上来。相互客套一番,兵士在前面带路。

天耀山的山路并不陡,台阶很宽大,全部是用青石铺设。从山脚向上看,尽是整齐的台阶,如同梯田一般。

“相传,当年有十万民工参与整修,整个工程耗时半年。那场面,很是恢弘壮观。”吴道子介绍道。

“神殿真有钱。”云朵撇着嘴说道。

众人拾阶而上,一刻钟后,已经到了天耀台。看着面前的景观,众人傻了眼。

壮观!太壮观了!

众人认知中,天耀台只是一个平台。可是,展现在众人眼中的,是一个椭圆形的深陷大坑。

在椭圆形的中心线上,是十座略略高出的四方平台。在平台的两侧,则是观众席,一排又一排,不计其数,由低到高,最终与山顶齐平。

“这是怎么弄出来的?”云翼震惊无比的问道。

“直接挖下去的。比赛平台,观众坐席,就是一体。”莫贤说道。

云朵左右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天,问道:“下雨了怎么办?这里不就成了池塘?”

吴道子笑了笑,一指山顶上立着的圆形石柱:“这里有阵法,自然能遮风挡雨,只是阵法尚未开启。”

云翼赶忙看去,这才发现,山顶上隔着不远就有一根石柱,想来是所谓的阵基。

“上茅厕怎么办?”云朵抱着小腹左右张望,像是有内急。

“呃?”莫贤一干少年,不由错愕。

柳竹霜羞恼的瞪了云朵一眼,指着台阶说道:“顺着台阶走下去,距离每一个观礼席不远都有两扇门,里面既有换洗室,也有净身室。”

“哦!”云朵如醒似悟的点点头,神色平静无比,既不显尴尬,也无内急之相。

众人看着她这副样子,不禁哭笑不得。

“这么说的话,整个山腹岂不是挖空了?”云翼猜想着皱起眉原来外星人选车也出于环保的考虑头:“里面肯定有臭味。”

“神殿已经考虑到了。”吴道子笑着说道:“人的排泄物,无非金木水土火,要解决简单的很。”

“我想起来了。”云朵突然惊喜的喊叫起来。众人纷纷侧目,诧异的看着她,似乎在问,你想到了什么了?

“在里面能做坏事。”云朵晃着手指,瞪着双目,很是肯定的说着:“男孩子能打架,还能欺负女孩子,做些龌龊勾当。”

听着这话,众人不禁的抹了把冷汗。这丫头都经历过什么,怎么满脑子都是古怪想法?

场地参观完了,众人转身离开。

走到半道,山下走来一群人。他们的举动很奇怪。不是前后相随,而是横成一排,路有多宽,人有多宽。

“好嚣张,好霸道!”云翼评价道。

“螃蟹都这样走。煮熟了,很好吃。”云朵舔了舔嘴唇。

莫贤八人看着那些人,皱起了没有,满脸忧色。

巴彦淖尔男科医院
下壁心肌梗死有多严重
滁州看白癜风权威医院
友情链接
贵阳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