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一序曲brbr菩提树下搭配

2020-05-21 来源:贵阳娱乐网

(一)序曲

菩提树下,莲花台上,佛祖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已经结束了自己的说法,众生皆平等,这个世上所有的一切,皆有佛性,人皆可以成佛,所以,这次佛祖的讲道,是针对天下苍生的,自然,也包括那些“非人”。
佛祖的说法,极为精辟,惹得前来听禅的天龙八部都欢喜地点头。闻得佛祖的禅理度化了天龙八部,天女十分欢喜,于是便来到了空中,从天空撒下了片片花瓣。
那些花瓣都是昙花的花瓣,2014/10/1从它们开放到枯萎,只有一弹指的时间,天女们就是趁着这一弹指的时间,将它们采摘下来,所以,花瓣上还残留着暗香、凝滞着花魂。
当天女把花瓣撒向众人的时候,花瓣都粘在了众人的衣服上,怎么都拂拭不下去,可是,当花瓣飘落到佛祖的身上时,却从佛祖身上掉落到了地上。
帝释便问道:“请问佛祖,为什么花瓣不能沾到您的衣袂,可是却能沾在我们的身上呢?”
佛祖淡淡一笑,道:“那是因为,我的心中空空荡荡,没有一丝的挂碍,而你们的心中,却多多少少有贪嗔痴等种种欲念啊。”
这时候,就听见众人之中,有喧哗之声,佛祖循声看去,见是一男一女两名阿修罗,在那里吵吵嚷嚷,便问道:“青龙、白虎,此乃庄严之地,尔等因何事喧哗?”
阿修罗是天龙八部中最特殊的一种,他们男的生来十分丑陋,可是女的却极其美丽。正在吵嚷的,正是两个阿修罗,男的,叫青龙;女的,叫白虎。
青龙道:“佛祖,您看,我们和您一样,身上也没有沾上花瓣,您说,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和您一样,已经悟透了大道呢?”
佛祖张开他的慧眼,仔细地看了一眼,淡淡地笑了,道:“你们的心中果然没有半点欲念。”
青龙、白虎的脸上皆欣欣然有喜色,可是,佛祖却又说道:“但是,你们和我还是不一样,我是生来心中有欲念,可是我通过修炼,已经悟透世事,所以不再欲念缠身,而你们不一样,你们是从来都不知道‘欲’为何物啊。你们就好像是一块深山中的璞玉,还未经过雕琢。”
白虎甩了一下她那乌黑的长发,眨着她那晶亮亮的眼睛,道:“浑然天成,这难道不好吗?”
“这很好,可是,却并非尽善尽美,只有投身欲海情山,最终还能全身而退之人,才算是真正的悟道啊。”佛祖道。
青龙撇了撇嘴,他是个生性暴躁而多疑的阿修罗王,就连佛祖说的话,都不甚相信,他老是怀疑佛祖在对他讲道的时候,比对帝释讲道的时候,少说了那么一点。所以,青龙便道:“佛祖,这话也不尽然吧,我觉得,我就是一个不受诱惑的人,什么七情六欲,在我的眼里,都算不上什么。”
白虎也道:“是啊,就说这‘爱’欲吧,时常听说一些人类为爱所困的故事,可是,我就不一样,我相信,我即使到了人间,也不会爱上什么人的。”
佛祖笑了,从地上拈起两片昙花的花瓣,道:“既然如此,那么,两位就去情海之中消磨一番吧。时间也不必很长,这昙花的花瓣寿命极短,当它们的花魂完全消散,形容枯萎的时候,便是你们回归之时,怎么样,两位,可敢试炼一番。”
天下的阿修罗,无论男女,都是极为豪爽的,当即便点头道:“好!”
于是,佛祖的手指一弹,两片昙花的花瓣便轻轻飘落到青龙、白虎的身边,他们张开手掌,每人的掌心都落下不会做零售商了一片花库存高企、市场冷淡瓣,那花瓣微微颤抖着,一瞬间,青龙和白虎就伴随着昙花那残存的花魂,来到了凡间。

(二)青龙的故事

她叫徐凝雪,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样一个江南小县城,或许,是因为她的爹爹,成了这个小县的县令吧。
她不喜欢江南,一点也不喜欢,她从小生在塞北,看惯了可以获得340牛顿的压力。让0.5吨的航天器在200天飞抵火星。如果直径2000米冰封塞上的壮丽风光,她喜欢雪,喜欢漫天飘飘摇摇的鹅毛大雪,当它们洒落地面的时候,整个天地,都变得纯洁无瑕。可是,江南竟然没有雪。她期待着,在这水做的江南,和雪有一次诗意的相遇,可是,却一次又一次地失望了,因为,江南,清寂无雪。
这里有十里荷花,这里有三秋桂子,这里有滟滟的水光,这里有柔软的吴侬细语,徐凝雪知道,这一切都是很美好的,可惜,她不喜欢。
在这个水做成的世界里,一切都是那样柔媚,她不喜欢水的这种形态,柔而无骨,她喜欢它变成雪的样子,刚强而充满风骨。她是这个水城里,唯一寂寞绽放的雪花,永远只能凄婉地孤芳自赏。
她素颜如雪,有着雪一般的肌肤,雪一样的情怀,冰清玉洁,不染纤尘。她冰晶般纯净的眸子里,看不到任何凡尘的烦扰和狂躁,可是,虽然她如此美丽,人们却都叫她冰美人,因为,她总是不苟言笑,好像冰雪一样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叫青龙,他一直在寻寻觅觅,寻找一个真心爱自己的女人,可是,那些准岳父们在考量女婿的时候,不是以貌取人,就是以财取人,对于他这样一个相貌丑陋的男子,总是拒之千里。
世人不是有一句话叫做“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吗?青龙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个女人会真心喜欢自己吗?可是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却告诉他,“没有”。其实,他已经考虑到了自己的相貌会惊吓到别人,于是,他一开始的时候,总是不敢用自己的真实面目来示人。他改换了一张“潘安”的画皮,迷倒了万千少女,可是,一旦当他揭开自己的面具的时候,那些少女不是吓得落荒而逃,就是怕得惊声尖叫,甚至还有些女子,吓得直接昏厥过去。
他有些失望了,佛祖还说让他在情海消磨一番呢,可是,他连一个肯爱他的女子都没有找到,又何谈找到一个他爱的女子呢,这情海消磨,看来是注定没有收获了。唉,真是奇怪啊,为什么,那一瓣昙花枯亡的时间,居然还没有到啊?
就在他打算放弃的时候,那个女子居然出现了,而且,居然还是她,主动找上了他。
这一天,他正坐着梦貘,在凡间女子的梦中自由穿行,虽然她们是女子,可是,做的梦居然也都和男人有着几分相似,无非就是为了钱、权之类的,有的女子梦见了从婆婆的手里夺过了掌家的权力;有的梦见丈夫行商归来,带了很多金银珠宝,诸如此类,形形 ,居然没有一个女子的梦,是纯洁而干净的。
就在青龙怅然若失的时候,突然,一个女子的梦,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这个女子的梦,清澈如水,温润如玉,气质如兰,飘逸若蝶。梦中四散洋溢着的,是青春的朝气和无有知音的寂寞。梦中是纯黑白的世界,有一座石桥,轻轻的,好像是漂在水面上一样,那女子就站在桥上,好像一幅水墨画中的美人。水边有棵棵白杨,已经褪尽了青葱的色彩,只剩下条条枯瘦的枝干,在寒流中隐动。这个住在江南的女子,居然没有做一个关于江南的梦。那梦中的地方,是遥远的塞北,因为,空中还飘扬着鹅毛般的大雪。
青龙走到了那女子的面前,此时的他,已经幻化成了潘安的模样,他还想再试一次。正当他打算施展法术,让那女子看见他的时候,那女子却先开口了:“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中?”
青龙吓了一跳,要知道,如果他不施展法术的话,那些女子是看不见他的啊,可是,这个女子则不然,原来,她即使是在梦里,也能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你,看得见我?而且,你还知道自己是在做梦?”青龙有些困惑地问。
“是啊。”女子莞尔一笑,露出一口贝齿,“其实,对于我来说,做梦和醒着,没有什么区别,梦中,我是一个人,醒着,我还是一个人。所以,我要谢谢你,给我的梦,增添了一些色彩。”
这时候,青龙突然注意到,四周那黑白色的世界,突然变换了样子,那些干枯的白杨树,长出了郁郁葱葱的绿色树冠,空中飞扬的白雪,变成了五颜六色的花雨,眼前的那水墨画中的女子,也突然变成了水粉画中的佳人,她黛眉、粉脸、朱唇、贝齿,彩色世界中的她,美艳不可方物。
“你,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青龙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想靠近她,想匍匐在她的石榴裙下,吻她足下的尘土,就好像他对佛祖做的那样,可是,他不敢,他怕即使是这样,也是对她的美丽的一种亵渎,所以,他选择站在原地,没有动。
“你寻找我?为什么?”女子问。
“我一直在寻找一个画中的人,来完成我的一幅旷世奇作,在画中,我要画一位女神,世上最美的女神,可是,我一直都没有找到那个人。”说到这里,青龙终于鼓足了勇气,向前迈了一步,道:“你,愿意做我的画中人吗?”
女子笑了一下,道:“好啊。”
“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青龙道:“喔,对了,我叫青龙。敢问姑娘芳名?”
“我叫徐凝雪。”
就这样,他们一开始的相处虽然有一些浪漫和与众不同,但却依然是以一个青龙早就设计好了的故事开始的,于是,她成了他的画中人。每天夜晚,她和他在梦中相遇,相逢在那小小的石桥上。
他们的相爱,是很顺理成章的,他爱她的纯美,她爱他的俊朗,两人都恍然如梦,渐渐地,就连青龙自己都搞不清楚了,到底是他进入了她的梦中,还是她进入了他的梦中呢?
他画她,可是却从来都不画一双眼睛,因为,作为一个天龙八部的成员,他对于那个“画龙点睛”的故事很熟悉,他非常害怕,如果在画中点上徐凝雪的眼睛,她就会马上化身成为飞天的仙女,从此就这样离开他。
同时,青龙还不敢告诉她自己的真实面目,他怕她一看到自己的丑态,就会和其他女人一样被吓坏,他已经失败了太多次,真的不想再失败了。
这一次,还是徐凝雪先开的口,她说:“为什么你一直都只在我的梦里出现呢?我相信,你是真实的,你并不是我的臆想,对不对?为什么,不在白天,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呢?”
青龙被问得哑口无言,他知道,该来的迟早都会来,可是,他还是舍不得撕下自己的面具,因为,他此时又有了另一层的顾虑,他太喜欢徐凝雪了,他害怕徐凝雪因为自己骗了她就会生气,就再也不理睬他了。如果那样的话,他将生不如死,因为,他实在太在乎她的感受了。
“爹爹在给我张罗婚事。”徐凝雪淡淡的一句话,如同一块巨大的石头,砸在了水里,在青龙心头,溅起了一大片的水花。
“我,我不要你嫁给别人。”青龙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胆量,居然对她说出了这句话。一直以来,虽然两人心有灵犀、互相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可是,两人从来都没有越雷池一步,虽然是在梦里,却还是一直都以礼相待,今天,要青龙说出这句话,确实是让他费了很大的力气的。青龙搞不懂,他一向是一个脾气暴躁的阿修罗王啊,曾经与帝释大战,纵使被打得上天下地无处可逃,最后化身潜入藕的丝孔之中,他也没有说一句求饶的话啊,像他这样一个敢说敢做的硬汉子,怎么遇到“情”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变得婆婆妈妈的了呢?
“如果你真的不希望我嫁给别人,那你就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去我的爹爹那里提亲。”徐凝雪道。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是个冰雪美人,然而这次,她动心了,对这个叫青龙的男人动心了。
“我,配不上你。”憋了很久,青龙的嘴里终于吐出了这么一句话。是的,在美艳绝伦的徐凝雪面前,他自惭形秽。
徐凝雪不明白青龙为什么会这么说,如果青龙还配不上自己,还有谁能配得上自己呢。
青龙惊异地发现,徐凝雪的梦中世界又开始了变化,突然间变回到了原来的那个黑白世界,喔,不,还不完全是黑白世界,而是一个黑灰世界,就连那空中纷纷扬扬的雪花,都是灰色的。青龙知道,那是因为,徐凝雪的心里,阴郁到了极点。
“你不要生气。”青龙说:“我对不起你,我一直没有露出自己的真实面目,因为我太在乎你了,我害怕会吓到你,我害怕从此永远失去你。”
“那就现出你的真身来吧,现在还来得及。”徐凝雪的声音如同天上的飞雪一般,冷冷的。
“你真的不会害怕吗?”青龙有些怯怯地问。
“没有关系,我相信,我爱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的相貌,所以,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害怕的。”徐凝雪淡淡地说。
真的不会害怕吗?青龙苦笑了一下,其他女人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到了最后,她们还是都害怕了,徐凝雪会和她们一样吗?
想了一下,青龙还是现出了自己的真身。他九头千眼,口中出火,九百九十手,八足,身形高大,那样子,真的是很瘆人的。可是,就是这样一个魁伟的阿修罗王,却跪倒在了徐凝雪的身前,对她说:“请原谅我,我不是有心骗你的,因为我的相貌,实在丑陋,怕吓着你。”
“这样的相貌,是足以吓着人了,如果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你就是这副尊容的话,那么,我的确是会被吓着的。”徐凝雪话锋一转又说道:“可是,幸好我们已经相识这么久了,我知道你的品行,所以,我不害怕。”
徐凝雪是第一个看见青龙尊容之后,还能如此冷静地对话的女子,这让青龙愈发惊异,他瞪大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徐凝雪,仿佛在看一位圣洁的女神。
突然,徐凝雪走到了青龙身边,紧紧地抱住了他,道:“我喜欢你,无论你是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

共 1125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天下万物,相生相克,天下万事,竟有其因。万物归根,一为“情”,一为“欲”,洗尽铅华,情系苍生,心归大道,无欲无求,于此,是为“爱”,大爱、至爱、小爱,自在冥冥之中。文章玄幻式的构思,而又贴近现实的情节,大爱有果,小爱有情,淋漓尽致的展现在文字间。加之作者丰厚的学识功底,演绎了一部警醒世人的精彩故事,不论是悲欢离合,还是生死不渝,自是机缘之中。文章之精妙,确实令人拍案。推荐阅读!【编辑:山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X01207 002】脑梗塞偏瘫恢复期可以吃通心络胶囊吗
惠州中医牛皮癣医院
小孩子吃什么钙片最好
济宁白癜风好的医院
月经呈暗红色什么原因
肾炎患者要多吃什么食物好
友情链接
贵阳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