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木纹狼血神探四百二十五章有身份的越狱

2020-09-17 来源:贵阳娱乐网

狼血神探 四百二十五章 有身份的越狱

第二天上午,格莱美将军和安东尼奥的父母以及他青梅竹马的姑娘叶卡捷琳娜一起,来到圣会神殿求见大祭司歌德,希望能为被押在狱中的安东尼奥求情。

神殿的礼拜堂里,歌德懒洋洋的坐在长椅上,听着格莱美将军与安东尼奥的亲人们为他求情的话,倍感无聊的抬起手打断了他们说:“够了够了,听我说。”

他坐直了身子一脸庄严的对四人说:“安东尼奥的事情,你们都是现场的目击者,你们看到了他是如何保护和放走那个女妖的,作为圣会的骑士,他已经被女妖蛊惑而堕落,这是不可原谅的。”

“可是,大祭司,”安东尼奥的母亲哀声恳求道:“安东他并不是一个坏心肠的人,我相信他只是暂时被那女妖蛊惑,只要他离开她,就一定会变回原来的样子,我用我的灵魂向神起誓!”

“恐怕主神不会为此而宽恕他,”歌德一脸不信的摆摆手说:“时至今日,他始终没有说过一句悔过的话,依然在为那个逃走的女妖辩白,如果我没猜错,他恐怕还在等她和她的同党来劫狱营救他。”

“劫、劫狱?”安东尼奥的亲人们听到这个词,都不禁颤抖了一下,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根本不敢想象劫狱是什么样的景象,他们只知道那没有几把刷子怎敢随意卖弄?机遇总是青睐准备好的人是弥天大罪,一旦真的发生他们全家都难逃罪责。

“大祭司,我想那条人鱼应该不会敢来劫狱吧?”格莱美将军倒是比较冷静,他略加思索对歌德说:“就凭她被救走时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现在是否还活着都很难说,就算还活着,也没有能力独自劫狱。”

“所以,”格莱美将军停顿了一下,继续试探着劝说道:“您说的这种事恐怕不会实现,安东尼奥应该也明白这一点,他不会抱有您说的那种念头,他之所以不肯悔过,只是还缺少一个人来点醒他,所以我想……”

“将军,”歌德将怀疑的目光落在格莱美将军,打断了他的话说:“你不会是想让我放你进监狱里去见他吧?我可不希望你把什么不该带的东西带进去,让他从监狱里面逃出来。”

“大祭司,我并没有帮助他越狱的意思,我只想劝劝他而已!”受到怀疑的老将军脸上含着一丝羞愤,大声的想要表白自己,但歌德却毫不犹豫的挥挥手说:“不要说了,在我决定对他做出最后判决之前,没有人能见到他!”

安东尼奥的家人闻言焦急的想要再求一求大祭司,忽见一名祭司急匆匆的来到歌德身边大声说:“大祭司,不好了,监狱刚刚送来消息,有人从帝都过来,要求他们释放安东尼奥!”

“什么?”歌德闻言大怒,对祭司喝道:“一定是那女妖的同党,冒充帝都的人跑来劫狱,快去告诉典狱长,没有我的命令决不允许任何人见安东尼奥!”

祭司转身匆匆离去,歌德回头招来几名传令祭司,让他们立刻召集所有的祭司跟随他前往王城监狱阻止安东尼奥越狱,格莱美将军和安东尼奥的家人听到这个消息,不禁喜忧参半,也匆匆坐上马车赶往监狱。

当他们来到监狱门口时,看到歌德所率领的祭司团已经赶到了这里,并且把监狱前的小广场团团包围,四人站在外围向里面张望,看到约有一百余名全身雪亮铠甲的人整齐的伫立在监狱门前。

“是谁要带走安东尼奥?”歌德在祭司们的簇拥下大步来到监狱大门前,典狱长急忙迎上前来,指着一名全副武装的男子说:“大祭司,这个人自称是银龙之翼骑士团副团长乔尔……”

“够了,”歌德凝视着走上前来的男子,看到他摘下头上的银盔,露出一张年轻干练的脸,冷冷的质问道:“我认识你,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你和你的骑士团不是应该留守在圣皇陛下身边吗?”

“大祭司,”接替银龙之翼骑士团前任副团长道格拉斯职位的乔尔,不卑不亢的向他行了一个礼,然后说:“我们得到消息,安东尼奥团长遭到了陷害,我们特地赶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确保他的安全。”

“哼,”歌德嘲弄的冷笑道:“我不知道是谁给你们报的信,但我可以告诉你们,安东尼奥并没有被陷害,他当着数千人的面包庇并放走了那女妖,这罪行必须被惩处!”

“女妖吗?”乔尔不慌不忙的打量着他,把声音提高了一倍说:“我已经听说了那件事,您说的女妖应该是指人鱼族的守护使塔莉小姐吧?”

听到塔莉的名字,祭司人墙之外的格莱美将军和安东尼奥的亲人们顿时竖起了耳朵,只见乔尔原地转了一圈,张开双臂对在场的人说:“我和骑士团的骑士们在冰雪岛曾而之后饰演的多是阴险角色经见过她,并跟她长期相处,我们对她非常熟悉。”

他在骑士们面前停下脚步,回头盯着歌德阴冷的脸说:“她是一位温柔善良、和蔼可亲,同时又勇敢坚强的姑娘,更是一位地位高贵的女祭司,她在人鱼族的地位堪比大祭司您,而非您口中所说的什么卑劣的女妖!”

“你……”歌德愤怒的抬手指着他,乔尔却高声打断了他的话继续说:“早在冰雪岛的时候,您就曾经率领祭司团毫无理由的围攻塔莉小姐和墨菲先生,如果不是安东尼奥团长及时出手相救,您早就把他们杀死在那里了!”

“而现在,”乔尔目光如剑直刺向歌德,义正词严的大声说:“您又以此来污蔑塔莉小姐,同时栽赃安东尼奥团长,大祭司,我想问问您,您和我们团长地位相同,有什么资格逮捕并对他私下审判?”

歌德哑口无言的怒视着乔尔,半晌冷笑道:“他犯了罪,我就有权力代表圣皇陛下进行审判,不管他是什么身份!除非你让圣皇陛下亲自降临此地,否则的话,我绝不会允许安东尼奥离开这里半步!”

“是吗?”乔尔轻蔑的笑了笑,回头看了一眼前排最靠近自己的一名骑士,骑士上前一步将一张金色卷轴交到他的手中,乔尔展开那卷轴大声念道:

兹闻银龙之翼骑士团团长安东尼奥,在厄鲁斯公国王都摩斯柯城与祭司团发生误会,现被拘捕入狱。

朕以为,值此国家危亡之际,团结协作才是根本,人鱼之事不值一提,况人鱼族曾为帝国盟友,大祭司不妨宽容对待。

故而,朕令立即释放安东尼奥,望大祭司与安东尼奥团长并力协作,早日寻回圣器为朕分忧,待来日返回帝都后,功过赏罚朕自有定论。――法瑞尔帝国圣皇瓦伦丁二世。

当圣旨读完,乔尔抬起头来打量着大祭司面如死灰的脸,得意洋洋的问:“大祭司,圣皇陛下的旨意您听明白了吗?要不要我再重复一遍,让您听的更清楚一些?”

“不,把圣旨给我!”歌德上前一步,向乔尔伸出手说:“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圣皇陛下怎么会给你这样一个小小的副团长圣旨,他根本不会见你!”

“您难道是在质疑圣皇陛下的圣旨吗?”乔尔闻言变了脸色,怒视着歌德大声说:“这是圣皇陛下亲手写下的圣旨,我当时就在陛下身边,您如果不信可以亲自去问陛下,如果陛下否认,我的脑袋您可以亲手砍掉!”

歌德见状犹豫片刻,心知如果继续坚持下去,恐怕会落下忤逆不敬的罪过,反而被骑士团抓住把柄,只得命令典狱长把安东尼奥带出监狱。

片刻之后,一身囚服的安东尼奥在狱卒们的押解下走出了监狱大门,银龙骑士们立刻迎上前推开狱卒,卸去安东尼奥身上的镣铐,乔尔大步上前对他行礼道:“团长,我们来晚了。”

“你们怎么来了?”安东尼奥诧异的看着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骑士团会出现在这里,乔尔上前附耳对他说了句什么,然后将圣旨交给他说:“详细情况等离开这里再说吧。”

安东尼奥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圣旨,轻轻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到歌德面前将圣旨递给他说:“大祭司,还记得你左边的那只眼睛瞎掉的时候,是谁救了你一命吗?”

歌德恼恨的盯着他说不出话来,安东尼奥冷冷的瞟了他一眼,转身带着骑士团逼退祭司们的包围,向城门的方向走去。

当他们走出祭司人墙的时候,站在人墙外的安东尼奥的亲人们喜出望外,大声的呼唤安东尼奥的名字,骑士团长闻言回头向他们看了一眼,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喜悦,只是平静的看了他们一眼,默默地转过头带着骑士团离开。

“安东!你要去哪儿?”安东尼奥的父母焦急的大声喊着,但安东尼奥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站在两人身边的叶卡捷琳娜低下头痛苦的对两人说:“他恨我们,他一定恨死我们了。”

“你说什么,喀秋莎,你在说什么?”母亲惊讶的回头看着她,那乡村姑娘抬起头懊悔的说:“您没有听到刚才那名骑士的话吗?那个人鱼,那个名叫塔莉的小姐,她是一位身份高贵而善良的女祭司,她根本不是什么女妖!”

“我们冤枉了她,是我们把她和安东害成这幅样子,所以他恨我们!”叶卡捷琳娜满心痛苦的对安东尼奥的父母说,两人面面相觑,都变得不知所措。

而此时,站在他们身旁的格莱美将军,双眼一直盯着不远处一座屋子的二楼,他看到在二楼的阳台上站着一个身披黑斗篷、头戴黑色宽边帽的男子。

他的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他的脸,但可以看出他的视线始终在安东尼奥和歌德的身上变换,当他的视线在霎那间与格莱美将军相对,他平静的转过身去,若无其事的消失在屋内。

“这家伙,他都干了些什么?”将军凝视着那人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语。


池州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三亚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
中卫儿童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
贵阳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