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五十年前的某个春天

2020-03-10 来源:贵阳娱乐网

五十年前的某个春天,牛金家又揭不开锅了。大小10张嘴,几顿都没进食了,肚子都干瘪得前腔贴着后墙,锅里,狗舔的一样干净。昨天一天烟囱里只冒了一次烟,今天冒一次烟的指望也没有了。
老婆佘银花本来肚子里鸽子发情似的“咕咕咕”地叫个不停,几个尖嘴猴腮,涕涎滴流,饿死鬼托生的孩子:“娘啊,我饿!”“娘啊,我饿!”……叫魂般的不住地喊。佘银花气不打一处来,照着蔫头巴脑,正蹲在门上槛晒暖的牛金狠踢一脚:“窝囊废!大人孩子都快饿飞了,你他娘的缩头乌龟样,连个屁也不放啊?我哪辈子欠你的?跟了你,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肚里蛔虫饿得乱摇头的牛金欠欠身,缩缩头,裹了裹大窟窿小眼睛的破棉袄,眯着眼依旧歪靠在门方上,想还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人口多,劳力少,挣的工分少,分的粮食少,10张填不满的嘴,一顿能吃十二印锅。泥巴囤子早露了底;房前屋后的榆树皮剥吃光了;菜园比锅台还干净;连枕头里棉籽也烀吃了……
生产队队长郎来文打着饱嗝,剔着牙路过牛金门前:“兄弟,真会享受啊!晌午又吃啥好吃的了?”
牛金在肚里骂:“饱汉不知饿汉饥的鳖孙,吃饱喝足羊倒沫。我肚里蛔虫都在斗争,还吃啥好吃的呢?真会取笑人!”乜眼瞅了瞅郎来文,连话也没力气说,缩缩头继续想。
“是不是又断吃的了?没吃的,咋不叫银花到俺家弄几瓢米来呢?”边说边踱着方步到隔壁刘寡妇家逗乐去了。
“也只能这样了。”眼睛一亮的牛金,像抓住救命稻草。扭过头,冲着屋里正抹眼泪的佘银花喊:“还不快去?”
“去哪?”
“去郎来文家借米。”
“你咋不去?”
“我去他能给吗?!”
“你不知道他是啥人哪?好去,我早就去了。”
“唉!管不了那么多了。去吧——”
郎来文从刘寡妇家出来。手里拿一块熥得焦黄的锅巴,“咯嘣咯嘣”嚼着,又踅了过来。几个孩子一见郎来文手里锅巴,苍蝇逐腥般的撵了出来。郎来文把吃剩下巴掌大的一块随手递给牛金最小的儿子狗子,冲佘银花笑笑:“走了!”
狗子嚼锅巴“咔嚓咔嚓”声引得哥哥姐姐涎水滴老长。大一岁的哥哥驴子忍不住动手去抢狗子手中的锅巴,狗子一边拼命地夺,一边狠劲咬了他一口,疼得驴子杀猪般地嚎叫。佘银花抹把眼泪,拿起鞋笸箩出去了。
佘银花先来到刘寡妇家,“嫂子,有米借一碗吧!一连两顿没烧锅了,孩子饿得直哭!”
刘寡妇手摆的水淹的一样:“没有,没有,俺也要断顿了!哎?刚才不是听郎队长让你去他家弄吗?”说罢,狡黠一笑。
佘银花心“咯噔”一下,脸涨得通红通红。转过身不争气地眼泪哗哗地涌出来。
佘银花拿着空鞋笸箩腿像灌了铅:一个生产队能借的都借遍了,只有队长和刘寡妇家没张过嘴,今天在刘寡妇家碰了个软钉子。只有刚死了女人的郎队长家没去了。郎队长家真的不想去。一想到郎队长看她的眼神心里就发怵。
佘银花悻悻地往回走,孩子们一见她空着鞋笸箩回来,又叫魂似的:“娘,我饿!”“娘,我饿啊!”……牛金抬头瞟了一眼,失望地“唉”了一声,头又缩了缩。
“一群逼命鬼——”佘银花只觉得两眼一阵一阵发黑。只好硬着头皮,咯吱窝里夹着鞋笸箩又迈出家门。
支走孩子的郎来文站在门口正朝这边看,一见佘银花,满脸堆笑:“我正准备给你送点米去,你就来了。这就对了,你没有,我有。别见外,只管来弄就是了……银花——”边说便把佘银花让进屋里,进了屋,郎队长反手把门关上,饥饿人见了面包一样,扑过来抱住佘银花,佘银花一边挣扎,一边央求:“队长,使不得!我是有丈夫的人!我来借米,不是来偷情……”
郎队长哈哈笑起来:“丈夫?一丈之内是你夫,一丈之外,你就不属于他了!他能给你什么?米?面?一天三顿饭都保障不了,还丈夫呢?从了我,我保证你从此每天三顿不断炊!”
大约一顿饭工夫,佘银花红着眼圈,端着堆尖一鞋笸箩白花花的大米回来了。
一股股炊烟散尽,牛金家飘出米饭香。不一会儿,撑得吭吭哧哧的狗子、驴子、羊子、猫子……一人手里一块锅巴:“咯嘣咯嘣”、“咔嚓咔嚓”、“叭叽叭叽”……
刘寡妇那边哼起小调:郎在高山唱一声,妹在山脚乱了心四脚板凳坐不稳,手拿鞋底忘抽针……

共 161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借米》是一篇立意深远的讽刺性小说,篇幅短小精炼,却能将人物的性格,以及内心的心理活动等等描写得细腻准确,结尾的那句小调透尽人间沧桑,悲凉和无奈,意味深长!老婆“佘银花”,丈夫“牛金”,“刘寡妇”三个人物均是社会底层人民的代表,生产队长“朗来文”是官也是民,他们四个人物之间的关系却有五层,“佘银花”和“牛金”之间是夫妻关系,“刘寡妇”和这对夫妻之间是邻里关系,而生产队长和他们之间既是邻里关系又是官与民的关系,是富人与穷人两种群体。小说借“佘银花”因为家里穷得无米下锅,男人又窝蘘懦弱,她在万般无奈之下为了解决几个孩子的温饱,而被迫去“朗来文”家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来换了一簸米的这样一个事件,来揭示官欺压民,米是借到了,却丧失了一个人应有的尊严,而朗来文作为一个“官”的代表,却不能体恤民情,反而乘人之危,向“佘银花”提出一个肮脏龌龊的交易,实在叫人唾弃,小说中没有明确写出刘寡妇与朗来文有所交易的那一段,但从文中朗来文进了寡妇家以及出来的时的那一段嘴脸的描写,已经能够看出万千端倪,这是作者行文的智慧所在,具体高明在哪想来读者们自有一番领悟,小编在此不再一一赘述。很是欣赏作者结尾的那一句小调,唱出了一个寡妇的彷徨,一个寡妇内心凄凉的一段况味!很棒的一篇小说,揭示了邻里之间,民与民之间,穷人与穷人之间,富人与穷人之间,官与民之间那种种不得不说的关系,小说表面上写了六十年代一个村官欺压百姓的事,实际却揭示了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是一个深刻话题,小说文笔老练,收放自如,强烈推荐阅读!【编辑:满月】
1 楼 文友: 201 -12-09 15:44:06 拜读老师精彩佳作,学习了! 我的字很轻,落笔似雪落的声音,空灵,以柔情翩跹,翩跹!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2-09 17: 6: 9 谢谢满月老师厚重的品评!祝福老师冬日愉快安康!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2-09 17: 6:45 谢谢满月老师厚重的品评!祝福老师冬日愉快安康!
2 楼 文友: 201 -12-09 15:44:42 感谢您赐稿心灵,心灵因你更精彩! 我的字很轻,落笔似雪落的声音,空灵,以柔情翩跹,翩跹!
回复2 楼 文友: 201 -12-09 17: 7:42 新手上路,以后还望多多提携!
 楼 文友: 201 -12-09 15:45:17 祝您创作愉快,生活幸福! 我的字很轻,落笔似雪落的声音,空灵,以柔情翩跹,翩跹!
回复  楼 文友: 201 -12-09 17: 8:29 谢谢!祝愿老师万事如意!
4 楼 文友: 201 -12-09 18:01:49 饥饿使女人失去节操和尊严,温饱令男人 难填。特殊年代,非常人生,读罢小说,令人嘘唏、震撼!
回复4 楼 文友: 201 -12-09 18: : 1 老友高见!不能光说好听的,欢迎批评指正!
5 楼 文友: 201 -12-09 18:0 :20 按语写的真好!不得不佩服满月老师!!
回复5 楼 文友: 201 -12-09 18: 4:05 老师高见!
6 楼 文友: 201 -12-09 19:00:49 针砭时弊 揭示黑暗面 一篇上乘之作 欣赏兰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高血糖饮食禁忌
衡水中医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贵阳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