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p信没收到p

2020-02-15 来源:贵阳娱乐网

信没收到

在市教委的办公大楼的教委主任的办公室里,司马主任正在找人谈话.

他是前几天从区教育局荣升这一职位的,来到新单位,和大家见了面,在大会上客套了几句,于是正式走马上任,当务之急是认识手下各部门的头头,便于工作的开展.

他依次找各部门的负责人谈话.

其实有一些人都是见过面的,只是没有工作联系.

例如黄小波就是,他和他是一起插队的知青,黄小波出身好,头一批招工就应招离乡,司马出身不好,还在农村里苦熬.一直熬到六年以后,恢复高考,司马才考取大学离开农村.

六年中,乡里也来了几次招工,司马都是由于家庭问题,总是与招工无缘.有一次招工,居然是黄小波的父亲的工厂前来招工黄小波父亲就是该厂一把手,,司马和黄小波本来都是该厂子弟,私交很好,又是一口锅里吃过一年饭的插友,听见风声,司马连忙给小波去信,请他务必求他父亲一求, 一定要在这次招工中拉他一把,信发给黄小波后,司马信心满满,估计这次希望很大.然而结果却出人意外,去信如泥牛如海,杳无回信.一如以往招工,司马再一次痛失招工良机..

这次失败,使得司马一蹶不振,从此打消了招工的念头.

他来到教委当主任,黄小波恰好也到了教委一个部门当头头,他们从分别后,只是知道彼此在教育系统,见面打个招呼, 三十年没有联系,但是,现在成了上下级关系,司马是黄的顶头上司,不联系也不行啦.

司马心里为着三十年前的事,总是有个疙瘩解不开,不管要求合不合理,总要有个回信啊,结果是人一走茶就凉,一点情谊都没有.可见人心冷暖变化快啊.

但是,心里不痛快还不能露在脸上,毕竟今后在一个单位,要搞好上下级关系.

门开了,胖墩墩的黄小波进来了.

司马连忙站起来,离开办公桌,上前和黄打招呼,握手,请坐.两人都是满脸带笑,好像是老友喜重逢一样随便.

司马诉说着自己离开后的经历,读大学,读研究生,教书,搞行政.......

黄小波也说自己招工后的经历,招工,在厂子弟校教书,搞行政......

中间间或涉及到一起插队的同学的去向,他们俩这次交谈好像偏离了主题,俨然成了同学会的见面会。

最后,黄小波问道:司马主任,你居然在乡里搞了七八年,一次招工的机会都没有吗?我们班的其他同学都是早早就出来了啊。

是啊,我当年时乖命蹇,人家都走了,剩下我一个,要不是恢复高考,估计真的要在那里扎根一辈子了。

哎,我不知道啊,当年我父亲是红河机械厂的一把手,也到县里招工来着,完全有权利把你招工出来的啊,我不知道你还在农村啊,可惜可惜!

司马听了,心里堵得慌,想了一会,嗫嗫说道:当年我给你写了一封信,就是要你帮忙,要你和你爹爹说说,能不能拉我一把,招工到红河机械厂,我那时真的有困难啊,几次招工都是榜上无名,市里只有家母一个人在家,又年老多病......

是吗?是吗!你给我写了信,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呢?黄小波双手抓住头发,眼睛睁大的像一对铜铃:哎,你是不是写错了地址,寄错了地方啊,我为什么没收到呢,啊,你说司马主任,我为啥没收到呢,收到的话,绝不会让你在那里呆这么久......

是吗,没收到吗?司马主任看着墙壁上的郑板桥的四个大字,难得糊涂,他心里清楚得很,他和黄小波就是这个厂的子弟,这地址会写错吗?

是的,肯定是写错了,我想起来了,写错了,没关系,黄科长,谢谢你的关心,哈哈!

哈哈哈哈!俩人相视一眼,都仰头大笑起来。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专家
饮酒后可服用的他达拉非
新疆白癜风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贵阳娱乐网